许之山

我想在你眼里,撒野奔跑。

小黄毛(曹斌x彭浩)

对卜起,文笔实在太烂的,bug也是超多的,还有occ。但我喜欢这对西皮呀,还是忍不住动手了。打单人tag抱歉了。但素偶不接受辱骂。
还有就是私设如山。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曹斌看着那双很低沉的眼睛,眼睛主人脸上都是血。想起了一年前。

1999年,贵州凯里,一辆警车趁着还未褪去的夜色悄然停在火车站旁。
“我们这次总能抓住逃犯了。”一个年轻警察说道。
曹斌叼着烟,含含糊糊地应了声“恩。”
为了抓住一个逃跑的毒贩子,曹斌带着几个警察连夜从上海赶到凯里,得到的消息是临近清晨毒贩将乘火车到达凯里。
曹斌看了看手上腕表是黄色的手表。烟从嘴里拿出来说:“时间到了,走吧。”
几个警察拉开车门,穿着便装走向火车站内。
随后,几个警察像是约好般走散。
凌晨的火车站空旷,明晃晃的灯照着大厅。此时只有一个留着寸头的少年坐在椅子上。现在多了一个曹斌。
少年好像睡着了,眼睑低垂着。但他又忽然一抖,紧张地抬起头,望向早已黑屏的售票厅屏幕。
他急冲冲站起来,背着有些老旧的书包。
他看到了一个梳着背头、很帅气的男人。更重要的是,他手上有一块表。
少年有点高兴,打算向他走去,问问时间。
“曹队!”慌乱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曹斌如同条件反射般向外跑去。
少年愣在原地,反应过来也跟着跑过去。
曹斌赶过去后,发现同事和逃犯斗争中受了伤。多年的训练,行云流水的动作,瞬间,逃犯被押。
少年跑过来,扬起嘴角,因为他觉得这个警察有点帅。他慢慢走向他。
曹斌因为体力消耗坐在地上踹气。眼前出现一双含笑又真挚的眼睛。
“我想,问问,现在,是几点。”这双眼的主人这样发问。
曹斌低头看表,心想这孩说话咋这么费劲。答到:“六点了。”
“谢谢。”少年道了谢,转身向站台走去。
曹斌“喂”了一声,站起来说:“你看起来很小,书包里的东西看好了。”
少年听了,脸上浮现苦涩,心里想:一张白血病确诊书而已。没有什么好偷的。回头看了曹斌一眼,加快步伐向站台走去。
曹斌往反方向走去。

一年后,上海。
曹斌抽着烟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过一个小巷。
巷里,一个少年在小巷里被一群人打。
曹斌径直向巷里走,从外套掏出警官证,“警察,都别动!”
那群人不屑地转身,借着路灯看清曹斌脸后,慌慌张张跑掉了。
曹斌打算走了,直到他看见那双眼。

“贵州凯里火车站那个孩子是你吧。你还记得我吗?”
少年点点头。
“啧,走,我带你去医院。”
少年摇头。
曹斌不管了,拽起少年往医院走。他发现少年很轻,轻到轻轻一拽就能起来。
少年努力抽开他的手,再摇头。
曹斌转念一想也就作罢,他又打算走。
可他不该回头的。
他一回头,看见一双傻里傻气好似在笑的眼睛,少年的眼是那么纯真。
然后,少年撑不住了,直直向地下倒去。
曹斌无奈地叹气,走过去抱起少年,向医院跑。

少年躺在床上,看着眼前房间熟悉又陌生的布局。旁边是一个护士。
护士正给少年换输液瓶,低头一看:“哟,你醒了?”
“我,想走。”少年喊得好用力,护士听的比较清楚。
“输完这瓶。”
少年没再说话。不过他很感激那个帅气的警察。

少年走出医院,看到一间理发店。
少年挠挠头,心里动了一下。
后来的彭浩就是小黄毛了。

一个月后。
曹斌和两个实习警察出警。据说是路人看见一个黄色头发的人在一个小巷子被打得很厉害。
曹斌看见这个巷子,一股熟悉的感觉。

“怎么回事?上次你脸上的伤都还没有好。又包扎了一次,很好玩吗?”警局里,曹斌有点生气的问少年。
小黄毛小声说:“我给他,宰猪,不付钱。我……”
曹斌皱眉,这孩说话费劲声音还特小,他想吼他。又想到小黄毛身上的伤,只好站起来俯身,把耳朵对着小黄毛嘴巴听他讲话。
“重新说一遍。”小黄毛眨巴眨巴眼,又更小声说:“我给他,宰猪,不付钱。我打他,他打我,你救我,他又打我。”小黄毛后一句有点委屈。
曹斌听了冷哼,“合着还怪我?”
小黄毛摇摇头。一头黄毛晃来晃去。继续说:“你救我,我很谢谢你。我以后有钱了,还你。”
“不用。你以后走路小心点,发现不对报警知道吗?”
“你会,赶过来吗?”一句怯生生的询问。
“如果是我值班,当然了。”
“唔,你把你电话号,给我。我好还你。”
“都说不用了。”
但那双眼就这样看着曹斌。
曹斌还是把电话号写给了小黄毛。
小黄毛心里想:我找你,不一定,是还钱啊。
小黄毛觉得在上海活着的一年多,头一次找到了一个很大的乐趣。

记忆(半现实向)

这里xxj一枚,第一次写文,欧欧西是肯定有的,各位多多担待啦。

1.
“丞丞,你很喜欢凤梨酥吗?”一个穿着粉色小衬衫的小男孩奶声奶气地问一个叫“范丞丞”小孩子。
范丞丞呆呆地点了点头,嘴角还有些凤梨酥的渣渣,对陈立农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
“那我以后天天给你带~”陈立农边用手拭去范丞丞嘴边的渣边宠溺地回答。
范丞丞在心里深深记住了这个刚到学校来自台湾的朋友。也记得第一次看见陈立农的时候:会笑的眼睛,精致可爱。笑容是那么的开朗自信,引得小朋友们都开心地想起来……一旁的老师向大家温柔地介绍:“陈立农小朋友来自台湾,是大家的新同学。”
“陈,立,农”范丞丞在心里一个字一个字地念新同学的名字,忍不住也笑起来。
陈立农看见了傻笑的范丞丞,他默默想:好可爱的小弟弟呀。随即用糯糯的台湾腔向老师撒娇:“老师,我想坐在那里。”老师一看陈立农手指的方向,是懂事听话的范丞丞同学,暗想让丞丞照顾一下新同学也可以,便点头答应了。
范丞丞也听到了,用小手向后面挪开一点椅子,再拍拍旁边的空处,意思是——来吧!
陈立农乐呵呵地搬椅子到范丞丞的旁边,两个小朋友很快成为了好朋友。
陈立农偷偷塞给丞丞一个凤梨酥,眼睛忽闪忽闪,凑到范丞丞耳边小声说:“丞丞,不要让老师发现哦。”
范丞丞感觉耳边热乎乎,很开心很小声地“嗯”了一声,向新同学说了声“谢谢”。
“嘻——”陈立农又一次笑起来。
范丞丞轻轻摸袋里的凤梨酥,想:农农真好真好看。眼角不禁带了些笑意。
小朋友们的友谊渐渐深厚起来,可陈立农的爸爸工作再次调回台湾。
陈立农知道了焉巴巴地嘟嘴,什么也没说,只是把茶几上一大堆凤梨酥装在书包里。
第二天,陈立农在放学后拉着范丞丞到角落,把书包里的大堆凤梨酥拿出来,有些失落地说:“丞丞,我要回台湾了……我会很想你的。这些凤梨酥是我离别送给你的礼物。你以后吃它,就像我在你身边一样啦。”
范丞丞顾不上接过陈立农手里的凤梨酥,两颗眼泪就跌出眼眶,滑落下来。他上前一步,稍紧地抱住陈立农说:“农农,我也会想你的。”又在陈立农肩上蹭来蹭去,很小声小声地说:“但我不想你走嘛……”
陈立农看见范丞丞哭了,眉毛皱起来,心里更是心疼。
陈立农用手摸摸范丞丞的小脑袋,坚定地说:“丞丞,我们以后一定会见面的,你别伤心。”
范丞丞嘟着嘴,不情不愿地回答:“那农农,你不能忘掉我哦。”
陈立农擦擦范丞丞的眼泪,又抱紧范丞丞说:“不会的,你等我。”
两个小孩子直到家长来了,才放开手,各自回了家。

范丞丞到家,急匆匆地换上拖鞋,冲向自己房间,关上门。
他拿出日记本和铅笔,认真地写下:农农说他不会忘记我。我说我会很想他。写到这里,范丞丞看向那堆凤梨酥,农农的笑容又浮现出来。范丞丞把头埋在怀里,咬住嘴唇,心里尽是难过。
陈立农在放学后就和爸爸妈妈一起去了机场,赶上了航班。
陈立农坐在位子上,手里是一块凤梨酥。
他给自己留了一块。
陈立农细细摸着这块凤梨酥,撕开手里的凤梨酥,放进嘴里细细品味。
“真甜啊,和丞丞一样甜呢——”陈立农一向糯糯的声音此时却有时低沉。
一片海,却阻隔不了两个小朋友的想念。
一块小小的凤梨酥,却饱含着两个小朋友对对方的思念。
陈立农买下凤梨酥说:“今天也是想丞丞的一天。”
范丞丞咬着凤梨酥说:“今天也是农农的笑很甜的一天。”

一丢丢语无伦次对巨轮老师的喜欢

喜欢巨轮老师,带着点认真的喜欢。
山之队对战水之队那场,巨轮老师一直瞄徐萌,是一种战略技术。
可是秒到我了,屏幕上是放大的他的眼。
好看呐,好喜欢呀~
之前无论是百进三十还是三十进十二都没有注意到巨轮老师,后来那一秒,去微博啊b站上搜采访视频看,嗯好一个带邪气的男子。
哇那个普通话的口音,在脑里飘来飘去~特别是今天看到梦南老师跳海草舞哈哈哈哈哈哈顺间浮现巨轮老师的“明骚”。
一开始看1v1VCR认为是个性格很果断啊有些高冷的选手,后面再深入了解,咦才发现他很好玩、很有趣、很有梗。
在我的心里这种人很戳。我朋友说:“喜欢一个人到一种程度走路都会想他。”嘶——那天下午无论是骑车时风拂面还是走路朋友们嘻笑都是巨轮老师的魔性口音。还有比赛的一些小动作很是可爱啊。
嗯!巨轮老师是复旦大学心理学硕士在读,我也要好好学习。学知识学他。节目完了,以后只能在微博上望望巨轮老师啦。祝他在人生路上顺顺利利哒,也祝自己可以像他一样优秀。
加油啊喜欢巨轮老师的自己!

有没有人觉得杨易老师和日本选手森海渡很有CP感啊~(*¯︶¯*)

小哥

2017.10.4
长夜漫漫,繁星璀璨。明月却独占夜色寂。
它独当一面,强大如神。
绕是想了又想,思了又思,也不梦到明月隐于云雾。
或许明月会说:“累了,明日是中秋,那才是月圆之时。”
明月啊,会归,会聚。
小哥却是再也没了。
我的信仰我的寄托,全在这一笔一划一瞬一息中没了。
行嘞小哥,长白山等着。
小哥,明年中秋月圆之前,你应在背后护邪。
小哥,往后每年中秋月圆之前,你在我们在,护邪。

今天凌晨一个小时乱想写的,当时看到“小哥没了”愣几秒钟反应过小哥没了。眼泪咣的一下出来,十二点半醒的,刷到这个,脑子懵到三点,睡着了。早上起来,家人还在身边,还没什么,下午他们出去了,然后又哭了,现在又哭了。张起灵对我来说就是信仰,没了?没了……我是真的不敢相信,以后10月3号我怎么过啊?小花生日小哥黑爷祭日?他如神啊,嗯,有可能他俩没死,为了骗二叔为了接下来的计划。可是真没了呢?小哥他走在我前面?不可能,不可能,三叔三叔快更文,小哥啊,黑爷啊,不会的